腾讯视频/爱奇艺/优酷/外卖 充值4折起


那日下午,蔡明亮李康生赤裸谈情

文:灰狼 - 2015-10-20 - 《那日下午》- 4颗星

《那日下午》是蔡明亮的第12部长片,2014年开始在《来自美术馆郊游—蔡明亮大展》放映,作为其装置艺术(Installation Arts)的一部分,今年又入围了72届威尼斯影展,此次又入围蒙特利尔新电影节(Festival du Nouveau Cinéma)的展映单元。
这部电影只有一个机位,从始至终拍摄蔡明亮和李康生的对谈,几乎都是前者讲述,后者倾听。这次开诚布公的谈话地点选在蔡明亮购于山间的一所房子,看上去如同一个废墟,蔡明亮从来没有掩盖他对废墟的偏爱,这种乱中有序的层次感,恰恰构成他装置场景的核心。蔡明亮每部电影的剧照都是绝佳的摄影作品,他能凭借自己的直觉,找寻到那种介于湮灭和重生之间的质感。
影片中蔡明亮和李康生一左一右坐在椅子上,双双跻着人字拖,蔡明亮左侧的窗户和李康生上方的窗子构成一个通透的场景,身后是斑驳陆离的墙壁,脚下是精心布置的废物。左侧的窗中,我们能看到远处的植物和芭蕉叶,右边的窗户则伸进来些许枝叶,清风徐来,光影游走。在这个纹丝不动的镜头里,呈现的是时间的艺术。
这个构图中最重要的是两扇窗和两把椅子,窗是银幕的延伸,在2003年拍摄《不散》的时候,蔡明亮曾经用放映《龙门客栈》的大幕作为影片的一个重要装置元素,此外则是福和大戏院的红椅子。那间戏院倒闭拆掉之后,台湾中央大学的林文淇(著有《戏恋人生:侯孝贤电影研究》、《我和电影一国》、《台湾电影的声音》等等)教授买下了数十把红椅子,而这些椅子也成了蔡明亮日后美术馆装置艺术的重要道具。在美术馆看《郊游》,虽然观众可以坐着看、躺着看,但是坐在那一排排红椅子上,恐怕才是最佳的观影情境。
窗子的装置作用,侯孝贤也用过,在《风柜来的人》中,几个小伙伴被骗子骗到一间大楼上看“宽银幕电影”,豆导钮承泽发现真相后来了一句“还真他妈宽银幕哩!”
把电影向装置艺术转移是一种当代影像实践,蔡明亮当然不是唯一一个,像斯坦•道格拉斯 (Stan Douglas)、道格•艾特肯(Doug Aitken)、塔西塔•迪恩(Tacita Dean)以至菲利浦•帕雷诺(Philippe Parreno)、皮埃尔•于热(Pierre Huyghe)等等早已在这一领域实践多年,而包括大卫•林奇、阿涅斯•瓦尔达等大导演也经常做一些装置艺术。这是博物馆学的内容,混杂了电影和当代先锋艺术,并试图借助科技展示全新的影像形式。
《那日下午》中的斑驳的墙壁、窗、植物、风恰恰构成死亡和重生的废墟,两个人在椅子上从始至终,除了谈话就只有喝水、抽烟。在这里,时间成为主体,像两个人的灵魂墓园,不可逆转。选择在这个场景中进行一个开诚布公的谈话,是对过去和将来的复折,他们将自我袒露在摄影机镜头中,把自己也当作了这个装置场景中的一环。
两个人的对话从李康生饱经沧桑的脚开始,这双脚在近年不停地行走,从《行者》到《金刚经》,再到舞台剧《玄奘》。蔡明亮本人既是情色片作者,也是虔诚的佛徒,这一点大概并不相悖,论及他跟李康生的关系,外界捕风捉影、闲言碎语,但他们即不是炮友,也不是普通朋友,蔡明亮每天都会给小康打电话,会时时刻刻担心他,会每天给他做饭,会共骑一个摩托出游,会在房间裸身相对,这恐怕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关系:是爱,是癌,是如来。
蔡明亮讲自己祖母的过世、曾被经纪人骗去辅导金、全世界好玩的地方……也坦诚自己的性向,他曾经周游各地,去gay吧享受露水情缘,李康生就负责给他把门。李康生是异性恋,但是蔡明亮对他的感情说出来,都是连串肉麻的句子:“我所有的快乐都是跟你一起的”,“你就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”,“你是我身上的一颗瘤,割掉了会疼”,“我死了你会哭么?”。整个对话,如同示爱宣言,带一点打情骂起胡闹的性质,让人禁不住鸡皮疙瘩抖落一地。
这段对话,按蔡明亮的话来说就是“用影像交代遗言”。混杂着他们22年一起工作、生活的情谊,满足于当下,又预约了来生。
影片有4段黑片,未能一镜到底,在影片后段,加入了作家房慧珍、阮庆岳在画外的提问,此时日光角度已经明显偏斜,蔡明亮一定要等到一束光,才表示ending。蔡明亮先出画,李康生将印有蔡明亮头像的咖啡杯摆放在地上,跟着出画。影片最后的空镜头里,咖啡杯异常亮眼,它的装置作用,犹如蔡明亮影片结束的黑幕中那个手写签名。
除了装置倾向外,蔡明亮影片的另一个重点表达的东西就是身体,他的电影一直在把李康生训练成一个“身体机器”,这是一种慢慢训练出来的身体,不是表演的身体,而是自然的身体(natural body express),蔡明亮是华语电影导演中最懂得用影像表达身体经验的一个,没有之一。而李康生作为一个“身体机器”,则是无可取代的。

欲知更多台湾电影学术、产业、娱乐和八卦资讯,请关注公众号[映画台湾](YINGHUATAIWANG)


导演:蔡明亮
编剧:
主演:蔡明亮,李康生
类型:纪录片
制片国家/地区::台湾
语言:汉语普通话
时间:-0001-11-30

那日下午的其他评论

Wavelength展映单元

Gingery. 2015-11-08 评价:5颗星
[不是影评]24块砖叠,两个窗口,远望绿枝群山,两把椅,7支烟,一场对话,几度流泪,三次剪切,一个未完结.蔡明亮说,也有那些不满意的时候,就不停NG,因为的确感觉不对,想着我们多试几次,会有一次压在点上.但是这些通常到头来都不会用.最难的片段你们都是一次完成的.所以我想我这辈子也是做不了演员了,你们太了不起,我会想你们是怎么做到的.我已经做好准备说我们可能要多来几次,可是你们一次就达到了.李康生说,我做好准备,情绪累积紧绷达到那个点上,加上吃卷心菜的困难,很难下咽,你说开始我就跟着那个走,那情绪

给你的遗(情)书

hana 2016-09-18 评价:5颗星
(不算影评,首先论写情书我只服蔡导这种我就是可以只对你一个人这么特别,全部的好都想给你,见不到你就担心,你就是我的盔甲,就是我最重要的人,就是我最有力量的一切,我死了你要想我,你爱我吗,我最爱是你--以上纯属夸张脑补--)有幸在大屏幕上看到那日下午(大陆首映?),有幸了解到小康,听到蔡导的句句真情,蔡导是多么幸运,遇见小康,小康也是.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,互相陪伴.确认,多么艰难.小康的话很少,提问环节有人问到,他说因为是拍摄还是有所保留,蔡导则因那段时间身体状况不好几乎在公开留遗言没什么保留了,

此片中多次谈及的”死亡”及近日的一些念念碎

空空儿 2016-09-10 评价:5颗星
<Afternoon>是一部这样的电影:137分钟只有一个机位:三次黑屏(因为换存储卡):仅一个场景是蔡明亮购置的私宅连窗都没装上的毛胚房,两扇窗外青山绿树摇曳,房内两把沙发椅:两位连理枝似的人儿,几十年如一日,一起生活工作.一起在山上有了房子,但却不是爱人:一场蔡明亮与李康生的对话,以小康的那句"不知所云"作为片尾.关于场景:蔡导在之前的几乎所有作品中都极讲究场景,不爱造景,虽然有少部分用布景师配合搭建,但大多都以花费极多时间用来找景.这部纪录片就在他的犹如废墟般的私宅中

另一種“白首不相離”

bannet 2016-03-29 评价:4颗星
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觀看的影片,可惜睡晚匆匆趕去,影片已經開始.坐下還未進入影片的節奏,已看到蔡導在鏡頭前潸然淚下,而一旁的李康生也是隱忍著,兩人沉默許久.我真有些二丈摸不到頭腦,怎麼剛開始就如此煽情?我不知蔡導和康生是否是"傾蓋如故"那般的知己,但對談中的兩人,就是"同甘共苦"二十二載.自己上街分發電影票.在至親離開時陪伴在對方左右.公司財務出現狀況時沒有放棄等等.而對談中,蔡導也可以將和康生間的"小確幸"性手拈來--在摩托車上感受夏日的清風拂面

隨寫《那日下午》

alfredo 2015-11-20 评价:3颗星
金馬影展小記<那日下午>Afternoon (2015)因為去年<西遊>的美好印像,今年又看了蔡明亮在金馬只放映一場的<那日下午>,看完才知道這部片去年在<郊遊>於美術館展覽時就有搭配在展場放映,只是能在戲院看到這應該是台灣第一場.蔡導先前把這部片拿到威尼斯影展做國際首映,後來又報名金馬獎劇情片,似乎將之視為正式的作品.全片只有一個固定鏡頭,拍攝蔡明亮與他的謬思愛將李康生於山上住處旁的廢墟,坐下來聊天聊了兩個多小時,除了記憶卡錄滿必需換卡而中斷之外,全片沒有

你好!小康

谭柳的戏游记 2016-03-29 评价:3颗星
我想用萨冈问候忧愁的方式问候小康,尽管他早已不是<小孩>里的小鲜肉.他永远是一张白纸,可以画蔡明亮最想画的图画.如果不是3月23日晚7点在香港大会堂看了这部<那天下午>,引发我对蔡明亮和李康生这对CP的关注,我或许会一再推后了解他们的时间.蔡明亮在电影收梢之后请进了剧场,他说他是话很多的人,一直对沉默寡言的人很着迷.这一迷就迷了二十几年,坐在他身边的小康就是他一直最放心不下的人.小康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里面是黑色的T恤,他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波鞋,款式是不常见的休闲款,非常醒目.他